首頁  |
2019年11月06日   星期三

閩南語是怎樣在廈門逐漸走向消失的?—談閩南文化里閩南語的傳承保護

2016-05-24 11:35:08 來源:

QQ截圖20160520161139

  我們有沒經歷過這種情況,當我們在廈門用閩南語向別人說話時,別人毫不猶豫的用普通話來回答,然后我們只好用普通話繼續進行交談。這其實是一種軟暴力,讓你不得不放棄自己原本的第一語言,轉而使用別人熟悉的語言。當然,如果別人剛來閩南,不熟悉當地語言,這情有可原。但目前的情況是,不但他們來了廈門很多年依然不肯說閩南語,而且他們的小孩子也不肯說閩南語,最可怕的是,連閩南人的下一代也以為閩南語是一門沒用的語言,根本無需再學。 

  這樣的轉變,是怎樣開始的?當然,幾十萬、上百萬的移民人口起了很大影響。但是,廈門也至少有一百多萬以閩南語為第一語言的人口,那當前閩南語、普通話的場合是五五開的嗎?不是,可以說閩南語的場合遠少於普通話的。普通話就像坐莊一樣,掌握了公開場合、服務場合、學校、社區等場合。如此下去,不出一代人,閩南語就會在這片生存了超過一千年的土地上消失。 

【讓閩南語名不正、言不順】

  閩南語長期被矮化成“方言”,讓很多人覺得閩南語是從屬於普通話的一種語言。然而事實是,閩南語的白讀音可追溯到晉代,文讀音可追溯隋唐時期,至今超過一千年歷史,許多古籍用閩南語朗讀都比普通話朗讀押韻、通順很多(如岳飛的《滿江紅》等),日語、韓語、甚至泰語、越南語的很多辭匯發音都跟閩南語十分接近,而并不是接近於普通話,因為閩南語承襲更多的中國古代語言,而普通話則是大約200多年前才從遼寧的沈陽被滿人帶入北京內城,并以之作為所謂漢語標準推向全國的。 

  換句話說,明清以前的中國歷史,普通話甚至還沒參與過。拿普通話來教古文,本身就是奇怪的事。 

  由於滿語沒有音調,而且跟漢語差別甚大,所以普通話也只剩下4個聲調以及出現了很多輕聲(即音調丟失,如房子、車子)的情況。很多表達方式,普通話也跟漢族原本的表達有所不同,但閩南語以及一些其他所謂“方言”卻完整保存著漢語的表達。這些常識現在都可以通過各種途徑查得到。正是有了這種矮化方言的宣傳,使我們不敢使用自己的辭匯,比如不敢說食飯,只敢說吃飯,不敢說行過,只敢說走過,卻不知道食、行等眾多閩南語辭匯在清朝以前已經在中國流行了數千年,因為連我們自己都覺得閩南語就是名不正、言不順。 

  就這樣,一門千年歷史的漢族語言,鬼使神差的變成了一門不到200年歷史且是滿化漢語的“兒子”。 

【講閩南語是不尊重人的表現,講普通話是尊重人的表現?】 

如今我們在跟別人聊天的時候,往往只有當兩個人都是以閩南語為母語的情況下,才會用閩南語交流。 

所以,
閩南語為母語的人 -> 閩南語為母語的人 (閩南語交流) 
只愿說普通話的人 -> 閩南語為母語的人 (普通話交流)à 
閩南語為母語的人 -> 只愿說普通話的人 (普通話交流)à 
只愿說普通話的人 -> 只愿說普通話的人 (普通話交流)à 
  也就是說,在日常生活中,只有1/4機會是可以用到閩南語的。之前提到廈門雖然閩南語人士和普通話人士比例可能是一半一半,但我們可以明顯感覺到,使用閩南語的機會是遠遠少於普通話的。那是因為我們自己的腦里已經被注入了信號:說閩南語,會不尊重那些說普通話的人。 

  然而,別人都對我們說普通話,那是否就是尊重了我們這些以閩南語為第一語言的人呢?或者這樣說,這些人在要求別人跟他們講普通話的同時,有幾個人會想到,自己也應該學一下閩南語,尊重一下這里的人呢? 

  沒有,因為閩南語就是“方言”,就是次一級的語言,甚至是“家鄉土話”。

【閩南語是怎樣消失的?】 
  廈門會再出現一個紀可光嗎?不會,因為根本不用。閩南語的退化是全方位的,短短幾年間,廈門已經失去了大部分閩南語可以生存的空間。今天是廈門,明天就是泉州、漳州整個大閩南地區!

一、 從公開場合消滅閩南語 
  由於以上所提到的“方言”宣傳政策,很多人覺得,講閩南語是不尊重人的,講普通話是尊重人的,閩南語是次一級的語言,普通話是國家標準漢語。所以任何公開場合,包括電視臺,我們都主動或被迫放棄了閩南語。

二、 從服務場合消滅閩南語 
  大約從2000年起,大多服務場所、商店、服務熱線,閩南語突然不再是第一語言,別人第一時間跟你說的都是普通話,我們只有偷偷摸摸的嘗試用閩南語來交談。當然,從服務人員的角度,只使用一種語言可以讓工作更簡單,同時,很多服務人員自己覺得,反正你會聽普通話,跟你說普通話你也沒所謂。 

  同時,很多服務員都是來自閩南的打工仔女,他們把普通話當做一種脫離農村的象徵,他們不想再帶有自己的鄉音,他們希望獲得和城市人平等的身份。而普通話燃亮了這個希望。然而,他們不知道,當年同為閩南人的陳嘉庚等諸多前程先輩,就是在閩南語的交流下出人頭地,繼而為廈門,乃至中國教育事業帶來了新的曙光。閩南語不是只屬於閩南人的,他們的遭遇,不是閩南語帶給他們的,他們需要的公平,也不是說普通話就可以獲得的。 

三、 從小朋友身上消滅閩南語 
  你身邊有多少小孩依然以閩南語為第一語言?我自己的觀察,極少!在很多社區里、小學里、幼稚園里,普通話都已經成為了“兒童標準語言”,而閩南語,在這些人群身上急速的消失。 

  再加上所有的幼兒節目全部是以普通話播出,小朋友一天超過10小時是在純普通話環境里長大。小朋友從小開始被灌輸一個觀念,中國人應該說普通話,閩南語是過渡性語言,遲早沒人說了。現在,這個人群已經上小學了,再過10年,他們就會邁向工作崗位。 

  學校系統(Schooling)會消滅當地語言,這已經在世界上無數國家驗證過。現在世界各發達國家都在努力保護自己的當地語言,而中國,則摧枯拉朽般的摧毀不可多得的傳統文化,實在讓人費解。 

  以后不用紀可光提案,這群從小以純普通話長大的“廈門子女”就會提出,要求電視臺全面使用普通話,到時閩南語的生存空間可以正式畫上句號。 

【保護閩南語,閑得蛋疼?】 
  目前似乎有了一種說法,全國人民做了主,閩南語跟其他地方語言一樣,可以廢除了。很可惜,我們自此之中沒有參與過這個過程,那是否全國人民都決定要拆掉某人的房子,我們就可以去拆掉了? 

  中國,是否以后就沒有XX省、XX市了,只有中國省、中國市。我在國外體會很深,很多西方人眼中的中國就是兩個特點,1, Cheap labor(廉價勞工)。2, 1.3 billion people(13億人,而且是一模一樣的人)。我們每個人本來各有特色,各有特點,但今天我們所做的,剛好迎合了外國人對我們的印象。這有否令我們這個民族又多了一重悲哀? 

  其實,中國自新中國成立之后就沒有了“國語”這個稱呼,而轉而稱之普通話,并放棄了原有的逐漸用“國語”取代當地語言的計畫。所以,中國并沒有淩駕於任何語言之上的一種語言。(即使在臺灣,閩南語和客家語也在學校擁有本土語言選修的地位,甚至對於那十幾個原住民民族,政府還要派人去他們的小學教小孩講自己的母語。)

  普通話之所以成為當今中文的所謂書寫標準,那是因為民初時期國民政府以北方官話(普通話)為白話文標準,并推向全國取代文言文,所以形成了我們今天閱讀書寫時的用語,僅此而已。很多人以為閩南語不能書寫,其實閩南語可以書寫,并且有很多歷史淵源的漢字。連韓國都可以發明一套自己的文字取代漢字,更何況閩南語本身就是有漢字的。當前的困境是,閩南語字在社會認知程度不高,假若學校也推廣閩南語正字,我們的下一代同樣也可以用閩南語流暢的書寫和閱讀。 

  很多人覺得我們多此一舉。那麼,我們保護閩南語,其實保護的是什麼?細想一下,建國以來,我們的權利是怎麼失去的?是一夜之間突然失去的嗎?不是,是在不知不覺中失去的。閩南式民居、具有南國特色的騎樓建筑是一天被拆光了的嗎?不是,是一棟,再一棟的被拆掉的。 

  這幾十年,中國的傳統文化為什麼會被我們自己親手毀滅?因為宣傳和口號讓我們以為它們都是多余的。這一切,官方承認過嗎?從來沒有,因為它們都是在官方一邊否認一邊毀滅的。 

  今天,我們如果連語言的權利也失去,明天,我們還有什麼能保得住? 

【如何保護閩南語?】
  保護閩南語難度比保護一棟騎樓、一座碼頭難度大得多,但它是閩南文化的核心,也是文化的載體。閩南語都失去了,閩南菜也只會淪為麥當勞,騎樓也只會變成主題公園。

  如果你也希望為保護閩南語作出一份力,以下這幾件事是十分急需的。 

1. 訂立、推廣閩南語標準字形檔和標準拼音。坊間雖然已經有很多閩南語拼音方案,但最具影響力的是臺灣教育部頒布的”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”。而閩南語漢字正字書寫,臺灣官方已陸續頒布正字方案,并且長久以來閩、臺民間出版眾多典匯都有涉及,可以汗牛充棟。 

2. 制造更多閩南語兒童劇。如卡通片、講故事之類,宣揚積極友善的正面資訊。
3. 教育工作者們,雖然如今大多校長都是不懂閩南語的空降兵,但你們對於保護閩南語起的作用至關重要。請多跟你們的學生講閩南語,告訴他們閩南語的好處。
4. 我們可以禮貌地跟別人多講閩南語,其實很多人都聽得明,也喜歡學閩南語,講得不準不要緊,其實很多人只要幾年時間就說得很流利了。 
5. 家長們請多跟子女講閩南語,普通話的根不在廈門,你的子女應該知道他/她來自哪里,他/她和其他人有什麼不同。

  我們自己要明白,閩南語不只是廈門人的語言,也是全天下閩南人、臺灣人的語言,更是一種具有國際語言性質的中國語言。我們不應拿粗口來推廣閩南語,這樣只會顯得閩南語低俗。其實閩南語是一門表達精確、歷史悠久的語言,當今菲律語、泰語、馬來語、印尼語等語言當中都有許許多多來自閩南語的借詞,為何我們不能保留自己的語言? 

  也許很多人看過廣東蔡志斌先生的另一篇文章,如今的中國社會,是一個囚徒社會,在囚徒社會里,人們不但不肯施展善意,而且每個人都有著負罪感,我們必須證明一些自己本沒錯的事。我們百般無奈的證明自己為什麼要講閩南語,就如一個人必須說明自己為什麼喜歡吃辣,那是多麼的滑稽。

  我們要講閩南語,不是因為老人家聽不懂普通話,也不代表我們不尊重別人,而是我們在尊重別人的同時,也希望得到別人的尊重。 

  保護閩南語,就是思考當作為少數派的時候,作為弱勢群體,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意見。閩南語這種超過幾千萬人使用的語言都被消滅,那麼你和我,無論你是說什麼話的,難道還有安全感麼?

 

原標題:閩南語是怎樣在廈門逐漸走向消失的?—談閩南文化里閩南語的傳承保護

 

本文出自泉州品牌發展中心轉載請注明出處:鏈接http://www.dmbuql.icu

 

合作伙伴
友情鏈接
特別推薦
首頁
數據庫
品牌資訊
海絲泉州
專題頻道
 二維碼
15岁干什么最赚钱